会员注册会员登录

《82年生的金智英》:关于性别偏见和分离性身份障碍

2020-07-14 09:06:38 点击: 买帖修改 投诉 刷新

图片

一个出生于1982年的普通女人金智英,有了孩子后,辞去工作在家当全职妈妈。虽然有关心自己的丈夫,可爱的女儿,和即使不经常能见面,也能给予她力量的家人,但她还是常常感到压抑和空虚。

不知从何时开始,智英会突然间短时的变了一个人,以她妈妈的口吻与丈夫交流,丈夫因为怕她受伤,不敢将这件事情告知她,内心担忧着妻子是否患了产后抑郁或是“鬼附身”。智英想做兼职被丈夫委婉拒绝,后来她联系了前公司领导满心欢喜的计划着重新握笔投入到编辑工作中,却又面临着找不到保姆带孩子的尴尬,丈夫提议他请假一年在家带孩子,成全智英去上班。但婆婆得知后呵斥智英的自私和无知。智英“不正常”的症状越来越频发,家人都先后得知。最终,丈夫难过的告诉妻子真相并建议她去看精神科治病。

故事结尾,智英通过文字来解压,做了一名自由撰稿人。

整部影片通过智英的故事揭示韩国女性在社会中所感受到的恐惧、疲惫、压抑与挫折,并试图探讨韩国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公与偏见。智英妈妈年轻时为了家里的兄弟姐妹而放弃学业去工厂做女工挣钱供兄弟上学。智英的亲姐姐也因家境原因选择了自己不感兴趣的师范学校,可以省钱让弟弟妹妹读书。智英的爸爸重儿轻女,智英的二姑说她弟弟身为家里唯一的儿子,即使到了80岁,也应该是全家疼爱的对象。智英的婆婆从媳妇熬成婆,深知女人在婆家和娘家的区别,虽然自己曾是这一习俗的“受害者“,而根深蒂固的观点使得她继续遵守着传统,使唤着智英做家务。影片中有个片段是4个全职妈妈聚在一起,其中有个妈妈是理工科高才生,带孩子之余通过做数学题来感知自己的存在,还有个妈妈学习表演,为了教孩子,也为了自己打发时间。另一方面,职场中的女性得到升职的机会比男性少,已为人母的女性则要面对他人的质疑和嘲笑,没有给予孩子足够的陪伴就等同于不合格的母亲。

韩国社会长期以来对女性的角色期待是相夫教子,为家里其他成员,尤其是兄弟,丈夫要给予全力的支持和关照。而努力在职场打拼的年轻人却视全职妈妈为“妈虫”,没有创造多少社会价值,花着老公的钱,占用着社会资源。相互矛盾的两种角色期待,让女性左右为难,对自我价值感到迷茫。

智英“鬼附身”的症状在心理学上称为分离性身份障碍(曾被称为多重人格障碍)。在行为和感受上,她们似乎有一种以上的“身份”。通常是个体回避现实的一种不健康方式。不同的人格状态,基于环境而改变。影片中的精神科医生询问智英过去是如何管理压力事件的,以及现在如何考虑那些事情,并建议她尝试通过写作来记录心情和释放压力。智英最终通过折衷的选择兼顾了家庭并实现自己的价值。

除了在韩国,世界上其它国家也或多或少有“男重女轻”的观点,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曾在《向前一步》中剖析男女不平等现象的根本原因,她认为女性不敢放开脚步追求自己的梦想更多是出于内在的恐惧与不自信。女性总会在无意识中妨碍自己的发展,降低对自己的期望值,甚至很容易就放弃工作,放弃获得更大成就的可能。

在《你好陌生人》这个记录片中有个片段,记者采访了一名早早来菜场买食物的男性,他是一名德国人。当被问及他的职业时,他用不流利的中文说他职业是“太太”。因为妻子比较忙,而他来到北京后语言不通,他就选择在家边照顾孩子边学中文, 他本人很是享受这两年自在学习的时光。

随着社会发展和进步,不合时宜的旧观点和习俗会慢慢退出主流地位。进入职场,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和事业这些都是我们的目标,目标达到了,我们还将感受什么,做什么便是我们追求的价值。无论做何选择,遵从内心,在自我角色中找寻自我价值。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赵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