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会员登录

鲜为人知的“霸凌”心理内幕

2020-07-14 09:06:38 点击: 买帖修改 投诉 刷新

图片

当校园霸凌越来越多地进入公众视野,人们似乎都会一致性地指责那些参与霸凌的孩子。但是,如果我们尝试从这些10岁左右的孩子的框架去看,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

[被霸凌,影响一个人一生处理问题的方式]

“我发现我很焦虑,我对自己的内在无从下手,无法整理并处理它,表面上我正采取一些适当的措施,但在内心,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

上面的话,来自人本主义大师欧文·亚隆的一则案例,案例中的来访者是一位70岁的老人——

“试着描述一下你的焦虑,那是怎样的感受?”

“法庭上的工作是我能想到的最有压力的工作了。”

“焦虑和这有什么关联吗?”

“我是一名专利辩护律师,难度在于只有一条路,这是一个重要的挑战,工作触发我身上潜藏的东西。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感到非常暴露,我找不到一条供我前进的路。从我自己的经验知道,问题就在那里,它影响我一生处理问题的方式。”

“小时候也会有很多焦虑吗?”

“小时候被针对过,在学校被针对过,被排斥。”

一个司空常见的校园生存现象,竟然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曲线,这在很多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个定论已被很多人的经历所验证。

有一个20岁的女生,初来咨询时的症状是抑郁,无法适应大学的学习和生活,需要母亲的陪读才能勉强完成学业,追根溯源,表面的症状背后,隐藏着成长阶段的硬伤:小学时遭遇过校园霸凌。这段创伤就像一座火山,当遇到合适的应激源,会被重新激活出来,呈现出各种适应不良。

[被霸凌,有点像一个“蒙羞”的仪式]

继续看上面关于欧文·亚隆的那则案例——

“我母亲给我的最严厉的教育是,不要去做出反应,对于别人的嘲弄,但凡回应,他们的行为就会更加恶劣。”

“被霸凌这件事一直在影响你?”

“被霸凌有点像一个蒙羞的仪式。”

“一直以来,你都做得很好,但是暗地里,那些恶霸们还在叫嚣,他们的叫声还在你耳边萦绕。”

“我甚至改了名字,以为这样他们就找不到我了,但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我,花了几十年找到我,打电话那个人说:我对我们所做过的一切向你道歉。”

我对我们所做过的一切向你道歉,这看似是一句迟到了几十年之久的道歉,实则是令当事人双方卸下内心重负的锦囊。只可惜,双方为此付出了时间、心理和生活的代价。

[霸凌的心理内幕]

同理心的发展是有历史性的,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暴力有减少的趋势,尽管发生了很多事情,暴力死亡的可能性在逐渐下降,尤其是印刷机的发展,书信体小说的发展,让人们渐渐开始从其他角度看待事物,就像酷刑和公开处决在逐渐减少。

按照欧文·亚隆的观点,在10岁左右的孩子当中 ,同理心还没有真正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就是说他们还处在前共情期,他们不知道霸凌事件对对方有怎样的影响。至此,我们可以获得这样的认识:至少从成人的角度回顾,可以原谅他们那时候的想法,他们的行为是无意识的。

前面讲过的那位20岁的女生说:“我一直都在被小学阶段的那些孩子们折磨,甚至现在都在被折磨,因为他们持续伤害了我对自己的看法。还好,当我获得了对前共情期的了解后,我终于可以释然一些了。”

尾声:值得一提的是,参与霸凌的人,多年之后内心并不会太平,他们必须要做些什么,让自己感觉好一点,而不是给别人造成痛苦,因为,他们自身有太多的痛苦。

联系方式

  • 联系人:陈雪军